亚米社区_《玩家》第25期:配大妈音的亚米

网游评测 2019-11-06 08:16:58 314 亚米 玩家

(首发机核网‎,原文地址:玩家 | 配大妈音的亚米)


亚米和父亲打了个招呼‎,走进卧室‎,把门关好‎,在电脑前坐下‎,戴上耳机‎,打开剧本‎,对着麦克风开始录音‎。

来来躺在地板上‎,一动不动‎,温顺地看着她‎。来来是一条迷路的边牧‎,一个月前跟着亚米的父亲回了家‎。没找到失主‎,暂时养在家里‎。

亚米戴着圆框眼镜‎,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稳重‎,有点严肃‎。其实聊开了‎,你会发现她的内心住着一个小女人‎。长发是今年才开始留的‎,以前一直剪短发‎,因为省事‎。父亲说她不像个女孩‎,她这才蓄起长发‎。好处是‎,躺在盒子里睡大觉的那些漂亮的发簪‎、发夹‎,终于可以派上用场‎。



1

五年前‎,亚米在师范学校读书‎,晚上没什么事‎,在语音聊天平台上找人聊天‎。她是个话密的女孩‎,那段时间心情也不怎么好‎,戴上耳麦‎,拉住朋友聊‎,聊到凌晨两三点都不觉得累‎。

亚米社区 v1.0.10 安卓版

那时的语音聊天平台流行一种新鲜玩法‎,三五好友凑在一起‎,构思一小段剧本‎,题材不限‎,可以是日常生活中的某个片段‎,也可以穿越至古代或是某个架空世界‎。各人扮演不同的角色‎,照着剧本‎,在语音频道里你一句我一句地对话‎。这叫做‎“pia戏‎”。

不需要什么专业设备‎,几个人几副耳麦‎,隔空传音‎,就能搭起一个小舞台‎,像是演戏‎。亚米觉得很神奇‎。那种代入感‎,比玩游戏还要强‎。

玩了一阵‎,接触到广播剧‎,这才发现‎,以前玩的那些全是小儿科‎。网络广播剧‎,不像电台里的广播剧那么专业‎,参与的都是业余爱好者‎。正因为业余‎,不指着这个吃饭‎,也捞不着什么好处‎,大家的心态都很正‎,套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‎,都是在‎“用爱发电‎”。

一部剧‎,短的二三十分钟‎,长的一个小时‎。除了配音‎,还有策导编监美后宣‎,各种幕后‎。策划负责剧组内部的协调及外联‎。编剧负责剧本‎,主要是改编网络小说‎,也有部分原创‎。导演挑选配音‎,指导配音的表演‎。监制把控整体质量‎。后期负责剪辑处理干音‎,把各个角色的台词拼接起来‎,添加背景音乐和音效‎。美工绘制海报‎,最后由宣传将广播剧发布到网上‎。

剧组成员来自全国各地‎,有学生‎,也有上班族‎,平时通过网络相互交流‎。所以‎,进度管理不太容易‎,烂尾时有发生‎。有些剧拖了一年半载还没发布‎,也属正常‎。

刚开始配音‎,找不到感觉‎,面瘫‎,配什么都是一个味儿‎。比如老友见面‎,“见到你真高兴‎”这么一句简单的寒暄‎,从亚米嘴里说出来‎,要么一板一眼‎,要么一惊一乍‎,把握不好中间的那个度‎。练得多了‎,渐渐摸出一些门道‎。拿到剧本‎,知道该怎么揣摩角色的性格‎,拿捏人物的情绪‎,把自己代入进去‎。寒暄的时候‎,面带微笑‎,语气自然而亲切‎,就像对面真的坐了一位久未逢面的老友‎。发飙的时候‎,眉毛拧成一团‎,对着空气挥舞拳头‎,好像下一刻就要扑过去揍对方一顿‎。

照着网上的教程‎,练习伪音‎。把‎“啊‎”音拖长‎,调整震动的部位‎,往鼻腔里抬或是往喉咙里沉‎,声音会有变化‎。后来‎,亚米给小朋友讲故事‎,比如模仿狼外婆和小红帽的不同声音‎,也会用到这个技巧‎。



亚米的音色偏冷‎,带点沙哑‎,颗粒感比较强‎,没那么清澈‎。配少女音‎,不够甜美‎。配御姐音‎,又不够霸气‎。起初接不到多少配音的活儿‎,只能做做幕后‎。做了一段时间‎,不甘心‎。我的音色不够理想‎,可我有戏感‎,跑跑龙套总可以吧‎。

亚米开始为上了年纪的女人配音‎,老妈‎、媒婆‎、喜娘‎、老仆‎,所谓的‎“大妈音‎”。台词不多‎,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‎。

大妈音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配‎,除了声音‎,还得模仿大妈的说话方式‎。大妈分不同类型‎。有的性情直率‎,大嗓门‎,说话粗声粗气;有的知书达礼‎,温文尔雅‎,说话慢条斯理;有的脾气急‎,语速快‎,嗓音尖‎,说话哒哒哒像机关枪;还有老婆婆‎,年迈体弱‎,边说边咳嗽‎。

配得多了‎,亚米在这个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‎。大家知道她是‎“大妈专业户‎”,剧本里有这类角色‎,首先就会想到她‎。前不久‎,她接了朋友的一部耽美剧‎,扮演一个反对儿子‎“弯‎”掉的母亲‎,戏份甚至比小攻‎、小受还多‎,全程咆哮‎,一场戏配下来‎,口干舌燥‎。

跑跑龙套也不错‎,亚米挺开心的‎。那时的网配圈很单纯‎,大家都是因为喜欢而聚在一起‎。做完一部剧‎,发到网上‎,有人听‎,有人评‎,就很开心‎。也不着急做‎,享受的是过程‎。从没想过靠这个出名或挣钱‎,也没有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儿‎。


2

配大妈音‎,还有另一个原因‎。录好的音有时候需要返工‎,这句话改改语气‎,那几个词调整一下发音‎。配年轻音的话‎,必须保证前后两次录出来的音色尽可能接近‎,大妈音就没那么多讲究‎。亚米是幼儿园老师‎,每天和孩子打交道‎,嗓子时好时坏‎,没法保证音色的稳定‎。

幼教有一套理论‎,认为老师应该用音乐引导孩子的行为‎。至少在国内‎,这套理论没什么可行性‎。全班三十多个孩子‎,闹成一团的时候‎,没人理你‎,敲铃铛也没用‎,更别提放音乐‎。必须板起脸孔‎,提高嗓门喊两句‎,让孩子们知道‎,老师生气了‎,才会静下来‎。但安静不了多久‎,孩子们又会自顾自地说啊玩啊‎。孩子嘛‎,天性使然‎,亚米也习惯了‎。只是总这么扯着嗓子说话‎,扯着扯着‎,就扯成了大妈音‎。



亚米从师范学校毕业前‎,老师召集大家开会‎,问他们‎,你们做好心理准备‎,今后从事这个职业了吗‎?亚米奇怪‎,幼儿园老师还需要什么心理准备‎。如今‎,工作到第五个年头‎,带了两届孩子‎,才渐渐领会这个问题的用意‎。

忙是意料之中的‎。早晨七点多到下午四点多‎,忙的时候‎,水喝不了一杯‎,一天只上一趟厕所‎。公立幼儿园的老师‎,不只是围着孩子转‎,还有各种教学以外的任务‎。编写书面材料‎,政治学习‎、业务学习‎,应对形形色色的考试‎、检查‎、参观‎、评比‎、竞赛‎。

亚米社区app v1.9.2

刚入园那会儿‎,亚米经常会抱抱孩子‎,和孩子们逗着玩‎。可现在‎,与孩子们之间的身体接触变得谨慎‎。家长对孩子的过度保护‎、对老师的不信任‎,加之最近爆出的一系列幼师虐童事件‎,让每个人都如履薄冰‎。摸摸孩子的脸‎,回家后‎,万一孩子的脸上有了划痕‎,家长问孩子‎,脸怎么了‎,孩子说不清‎,家长再问‎,老师今天有没有碰你的脸‎,孩子说碰了‎,那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‎。

每天一入园‎,亚米的精神就处于高度紧绷状态‎,生怕出什么岔子‎。三十多个孩子‎,两个老师和一个保育员‎,难免有照顾不到的地方‎。摔了一跤‎,额头鼓个包‎,孩子没什么‎,哭两声就好了‎,老师会忐忑不安一整天‎。调皮捣蛋的孩子‎,批评仅限于提高音量:‎“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‎?如果他推了你呢‎?”不能骂‎,更不能有任何体罚‎,这是不可触碰的底线‎。

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曝光后‎,手机上推送的全是幼教虐童的新闻‎,朋友圈里转发的也净是这些‎。别人听说她是幼儿园老师‎,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:你会打孩子吗‎?她哭笑不得‎,不知道是回答好还是不回答好‎。

因为别人家的老鼠屎‎,而被扣上一顶大帽子‎,亚米觉得挺冤的‎。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‎,这些虐童事件给幼教行业造成的冲击‎,有点像网配圈那些所谓的男神对这个圈子的伤害‎。圈子里的每个人都被抹黑‎,受伤最深的‎,是那些认认真真做事的人‎。所以‎,最好的处理方式‎,是将真相昭告天下‎,而不是遮遮掩掩‎。

这段时间‎,家长与幼儿园老师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‎。尤其是小班的老师‎,和孩子们相处才三个多月‎,家长难免心生疑虑‎。小班的孩子又不太懂得表达自己‎,更会加重家长的疑心‎。

亚米理解家长的心情‎。但矛盾的根源‎,不在老师身上‎,也不在家长身上‎,后果却要由老师和家长承担‎。有什么办法‎,只能忍着‎。做幼师这些年‎,领悟最深的一个字就是‎“忍‎”。没有任何不满‎,亚米觉得‎,“忍‎”应该是一名幼师必须具备的素质‎。可能这就是老师当初之所以问他们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原因吧‎。


3

今年中秋‎,亚米跟着汉服社团的二十多位同袍‎,去公园参加拜月仪式‎。汉服是她的另一爱好‎,也是读师范时开始玩的‎。喜欢汉服‎,倒不完全是为了弘扬传统文化‎,更多的是因为好看‎,长袖飘飘‎,有一股仙气‎。

上学的时候‎,没什么钱‎,买的都是些简单的款式‎。她的第一套汉服是一身白色的齐胸襦裙‎,三百多买的‎。拿到衣服后‎,穿戴整齐‎,小袖高腰‎,盘好头发‎,在父亲面前显摆了一下‎,然后下楼去小区里转了一圈‎。小卖部的阿姨笑话她‎,丫头‎,穿成这样干嘛‎,拍戏啊‎。

齐胸襦裙的腰带束得很高‎,在胸部以上‎。朋友见了‎,也好奇‎,这是韩服吧‎,不是‎?难道是和服‎。她只好解释‎,这是中国隋唐时期的襦裙‎。喏‎,这是接袖‎,衣袖是从胳膊这里接上去的‎。这是中缝‎,不管对襟还是交领‎,都得有中缝‎,寓意中正刚直‎,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‎。

这套是明制的袄裙‎,大袖披风‎。这套是彩虹兔的裙子‎,几种颜色渐变‎,像彩虹‎,边上还绣了月亮‎。这套是齐胸襦裙‎,材质很轻盈‎。这套是曲裾‎,死沉死沉的‎。这套是自己配的‎,外面是大红的刺绣披风‎,里面搭了件加绒的‎,冬天也可以穿‎。亚米把衣柜里的汉服一件件拎出来‎,铺在床上‎。

网配花的是时间‎,汉服烧的是钱‎。现在的汉服早已不再是粗制滥造的小作坊年代‎,也有了自己的品牌‎,明华堂‎、清辉阁‎、菩提雪‎。有些品牌的汉服贵至一两千‎,仍然供不应求‎,店铺上新仅售一天‎,甚至得提前半年预订‎。

幼儿园老师工资不高‎。有多少钱‎,办多少事‎,不管怎样‎,绝不问家人伸手要钱‎,亚米觉得‎,这是原则问题‎。她的十几套汉服‎,大多是三四百买的‎,最贵的七百多‎。实在眼馋‎,就找汉服摄影的店家‎,把那些好看的衣服借来穿在身上‎,拍一套写真‎。



穿汉服需要搭配发簪‎、耳坠‎、项圈之类的饰品‎,设计别致的发簪也要一两千‎。亚米买的都是些百元左右的小玩意‎,有的是在网上买了材料‎,自己手工串的‎。留了长发后‎,这些发簪‎、发夹终于可以派上用场‎。扎两个马尾辫‎,盘起来‎,用黑色橡皮筋扎紧‎,再用发夹一夹‎。复杂点的‎,编四根麻花辫‎,往上卷‎,各自夹住‎,十来分钟就能搞定‎。发簪比较麻烦‎,得另配假发包‎,否则簪子插进去‎,露一截长长的尾巴在外面‎,实在难看‎。

穿了好看的衣服‎,当然要拍好看的照片‎。亚米给朋友圈设了分组‎,汉服的生活照和写真照‎,发在家人群和朋友群‎。同事群‎、学生家长群‎,只发汉服成长礼之类的活动宣传照‎。

身边的不少同袍穿汉服上班‎。亚米有个朋友‎,小学老师‎,也是汉服爱好者‎,有一天‎,穿了一套彩云款的汉服‎,长裙飘飘‎,走进教室‎。台下的学生炸了锅‎。

听朋友描述当时的情形‎,亚米心里羡慕‎。幼儿园老师不允许穿太长的裙子上班‎,恐怕妨碍行动‎,不方便照顾孩子‎。混搭倒是可以‎,比如马面裙‎,上身穿一件套头的针织衫;琵琶袖的袄裙‎,下身配一条牛仔裤‎。但穿成这样去幼儿园‎,又担心孩子们的家长见了‎,会觉得这个老师好奇怪‎,不够稳重‎,有点不三不四‎。思忖半天‎,还是没敢尝试‎。


4

今年六月‎,亚米决定退出网配圈‎。《剑网三‎》八周年同人视频大赛‎,她策划了一段配音视频参加比赛‎,拿了奖‎。因为一些事情‎,闹得不太开心‎,积压在心里的怨气一下子爆发了出来‎。亚米觉得‎,这个圈子里的很多东西变了味儿‎。

耽美剧铺天盖地‎。亚米也是腐女‎,不反感耽美‎,她反感的是为了卖腐而卖腐‎,本末倒置‎。剧本一塌糊涂‎,两人刚见面‎,性格还没充分展开‎,就直奔搞基而去‎。小受被定性为傻白甜‎,脾气像女人‎,说起话来也是娘娘腔‎。配音毫无戏感可言‎,为了吸引听众‎,甚至加入一些露骨的元素‎,比如小攻‎、小受的喘息声‎。

‎“嗯‎,你懂的‎。”对于不便明说的东西‎,亚米总会意味深长地抿起嘴‎,长长地‎“嗯‎”一声‎,然后跟一个模棱两可的词‎,“这个嘛‎”“你懂的‎”“很谜啊‎”。

广播剧的听众大多是声控‎,有人喜欢清澈明快的声音‎,有人喜欢温柔慵懒的声音‎,有人喜欢沙哑的烟酒嗓‎,有人喜欢浑厚而带点鼻音的播音腔‎。这些年‎,“公子音‎”颇受欢迎‎,于是大家一拥而上‎,端着嗓子‎,拖长尾音‎,模仿古装戏里那些风度翩翩的公子哥的说话腔调‎。

亚米对公子音没什么意见‎,但不分场合‎,无论古装戏还是现代剧‎,不管人物是激动还是愤怒‎,总这样拿腔拿调‎,故作高冷‎,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‎,她觉得挺装的‎。



更让她看不惯的是‎,这个圈子里某些男神的所作所为‎。配音圈就那么点儿大‎,有偶像是好事‎,可以吸引更多的关注‎,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‎。但成了偶像‎,你好歹也拿出点偶像的样子来‎,为粉丝树立一个正面的形象‎,至少别带歪了粉丝的三观‎。结果呢‎,明争暗斗‎,互相炒作‎,故意绑定男男CP卖基情‎,甚至骗婚‎、睡粉‎。亚米觉得‎,这个圈子越来越像娱乐圈‎,乌烟瘴气的‎,彻底变了味儿‎。

没名气的想快速成名‎,成了名的想把名气变现‎。还有人做起了‎“群宣‎”的生意:我手头有两百多个群‎,你给我几块钱‎,我帮你把东西发到这两百多个群里‎。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‎,而是立场问题‎。“用爱发电‎”这个词‎,本应是褒义‎,如今却成了讽刺他人的贬义词‎。这是亚米最无法容忍的‎。

一气之下‎,她把这些年加入的剧组群‎、工作室群‎、社团群‎、交流群‎,两百多个与网配有关的群‎,全退了‎,只留下几个好友群‎。


5

亚米也有自己喜欢的男神‎,一大一小‎。提起大男神的名字‎,她瞬间变成小迷妹‎,从柜子里翻出两张男神签名的海报‎,举在胸前‎。

小男神没那么红‎,但他的声音温润如玉‎,听着舒服‎,待人接物也没什么架子‎,很亲切‎,像邻家大哥‎。两人一起玩游戏‎,亚米喜欢到处看风景‎,总是拖男神的后腿‎,男神从不责怪她‎。亚米觉得‎,他比自己家的那个哥哥好多了‎。

亚米最初接触游戏‎,就是受了哥哥的影响‎。哥哥比她大六岁‎,小时候‎,她像个跟屁虫‎,整天跟在哥哥身后‎。哥哥坐在电脑前玩‎《生化危机‎》《红色警戒‎》《拳皇‎》,她在旁边看‎。他玩累了‎,把键盘往她面前一推‎,你来玩‎,我教你‎。她玩得不好‎,他就会怪她‎,怎么这么笨‎。

哥哥不爱带亚米玩‎,嫌她笨手笨脚‎。一次‎,亚米一个人玩‎《生化危机‎》,在警察局里转悠‎,突然一个扛着火箭筒的生化人破窗而入‎,吓得她尖叫一声‎,丢了键盘‎。那段时间‎,她每晚做梦‎,都是这个怪物扛着火箭筒满世界追她的场景‎。找不到地方躲‎,不管躲到哪儿‎,都会被怪物发现‎。

哥哥爱看恐怖片‎,假期去亲戚家玩‎,大人们在客厅打麻将‎,几个男孩围在电视前看恐怖片‎。亚米不敢看‎,又找不到人一块儿玩‎,只好硬着头皮眯起眼睛看‎。晚上‎,大家各自回屋睡觉‎,她一个人睡沙发‎,眼睛瞪得大大的‎,盯着黑黢黢的客厅‎,不敢闭拢‎。

亚米和她的哥哥是同母异父‎,母亲偏爱哥哥‎。父母都是二婚‎,婚后感情也不怎么好‎,经常吵架‎。亚米有时候会想‎,自己是不是从小就特别讨人嫌‎。父母对她不怎么上心‎,没人管她‎,没人夸她‎,也没人在意她做了些什么‎。一次‎,亚米考了满分‎,兴高采烈地把考卷拿给父亲看‎,父亲随口应了一声‎,看都不看‎。晚上‎,她和同学去KTV唱歌‎,唱到九点多‎,同学的父母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打过来‎,催她们赶紧回家‎,路上注意安全‎,她这边一个电话也没有‎。同学羡慕她‎,其实她更羡慕同学‎。

亚米社区app官网平台最新版下载 v1.2.5

幼教这条路‎,也是亚米自己选的‎。中考填志愿‎,母亲没参加家长会‎,不知道怎么填‎,把分数线低的学校填在前面‎,高的反而填在后面‎。老师退回来让她重填‎,母亲不耐烦‎,把志愿表丢给亚米‎,你自己随便填吧‎。亚米心想‎,幼儿园老师一定很有趣‎,可以唱歌‎、跳舞‎、弹琴‎,还可以带着孩子一起玩游戏‎,于是报了幼教专业‎。



读师范的第一年‎,父母离婚‎,哥哥跟了母亲‎,亚米跟了父亲‎。周围的邻居指指点点‎,这个小朋友可怜的‎,家里闹成这样‎,亲戚也总在她面前说些是是非非的闲话‎。

生活越糟心‎,你越得找点东西喜欢‎,把注意力转移到那些美好的事物上‎。于是‎,亚米迷上了配音和汉服‎。

初中‎,亚米的梦想是离开家‎,离开这座城市‎,去远方漂泊‎。反正从小就没人管‎,天大地大‎,想去哪儿就去哪儿‎。到了一个地方‎,打打零工‎,呆个一年半载‎,好玩就住久一点‎,不好玩就继续上路‎。家里还有哥哥‎,爸妈老了以后可以由哥哥照顾‎。

父母离婚后‎,这个梦想没了‎。如今‎,两家基本没什么来往‎。父亲六十多岁‎,身边只剩她一个女儿‎,照顾父亲的担子‎,落在了她的身上‎。

今年夏天‎,父亲患急性胰腺炎‎,住院十天‎,躺在床上‎,不能吃东西‎,也不能喝水‎,只能靠输液维持‎。亚米每天陪在床边‎,照看父亲‎。吃饭的时候‎,她点了饭菜‎,故意坐在病床前吃‎。父亲闻着饭菜的香味‎,饥肠辘辘‎,又不能动筷‎,嚷着要她出去‎。她说‎,我就是要吃给你看‎,为了让你记住这次教训‎。父亲平时喜欢抽烟喝酒‎,亚米管不住‎,说他两句‎,他又嫌烦‎。亚米有时候觉得‎,自己真的快要变成她在广播剧里扮演的那种大妈型的人物了‎。

工作后‎,人们又开始在亚米的耳边唠叨‎,赶紧找个男朋友‎,你是离异家庭‎,条件不好‎,趁着年轻‎,还可以挑一挑‎,晚了可就嫁不出去了‎。她听得心烦‎。父母离婚‎,又不是我的错‎,为什么到哪儿都给我贴上这么一个标签‎。我又不比别人差‎,总有一天‎,我会让大家提起我的时候‎,不是想到我的父母离了婚‎,而是想到我这个人有多么优秀‎。

很多话憋在心里‎,没法和父亲说‎。好在身边还有一群玩配音玩汉服的同好‎,大家在语音频道里说说笑笑‎,不开心的事‎,很快就忘了‎。


6

亚米策划的那段‎《剑网三‎》视频‎,讲的是她和元子当年一起玩游戏的事‎。亚米是五毒‎,元子是唐门‎,过等级任务时‎,到了龙门荒漠‎,运起轻功往下跳‎。两人都是手残‎,控制不住下落的方向‎,每次都会跌进怪物堆‎,被怪物围殴‎。亚米想着做一段视频‎,讲述一对初出茅庐的新人行走江湖的趣事‎,结果被编剧改成了唐门与五毒相爱相杀的故事‎。

元子是亚米在师范学校的同班同学‎,亚米喜欢汉服‎,元子喜欢COS‎,聊着聊着‎,两人就熟络了起来‎。

元子组过社团‎,参加过比赛‎,拿过奖‎。在某届ChinaJoy上海赛区的比赛中‎,他饰演‎《霹雳布袋戏‎》里的‎“天不孤‎”,一个雌雄莫辨‎、亦正亦邪的角色‎。元子想表现天不孤的阴柔‎,又不想把他塑造成娘娘腔‎。特意研究了不同版本的‎“东方不败‎”,最后设计出一个舔针的动作:侧对观众‎,眼睛微微眯起‎,挥动长袖‎,翘起兰花指‎,从怀里抽出一枚绣花针‎,放在唇边一舔而过‎。几秒钟的表演‎,练了一个月‎。

毕业后‎,元子也当了幼儿园老师‎。男教师在幼儿园属于稀缺品‎,与双语‎、艺术‎、舞蹈之类的特色并列‎,被作为幼儿园的竞争优势之一‎。也有家长对男教师不放心‎,担心他们不够细心‎。有些女孩的家长对男教师也有所顾虑‎。眼下这段特殊时期‎,元子承受的压力想必更大‎。

元子是个好脾气的人‎,很有耐心‎,某些方面比亚米还细腻‎。周末去公园出COS‎,经常有路人找他合影‎,他从不回绝‎。一次‎,他穿着蓝色道袍‎,头戴道冠‎,举着拂尘‎,扮演‎《古剑奇谭‎》的清和真人‎。对面过来一位带着孩子的老大爷‎,把孩子抱到他身边‎,想让孩子同这个道士模样的年轻人合个影‎。孩子哭着跑开‎,又被老大爷抱过来‎,来来回回折腾了半天‎。元子举着拂尘‎,摆好姿势‎,一动不动‎,耐心地等着‎。

亚米佩服元子‎,能够把工作和兴趣处理得很好‎。元子没有幼师编制‎,工资比亚米低‎。但他喜欢孩子‎,愿意当一辈子幼儿园老师‎。不过‎,男的如果到了四十‎,再唱唱跳跳‎,似乎也不太合适‎。所以‎,利用业余时间‎,他正跟着师傅学习COS道具制作‎。多一门手艺‎,总不是什么坏事‎。今后可以接接单子‎,赚点外快‎。

元子从不介意把他的那些COS照发在朋友圈里‎,给同事和家长看‎。我花自己的钱在自己的爱好上‎,用的是业余时间‎,又不影响工作‎,别人管不着‎。有家长评论或转发他的照片‎,还有家长拿给自己的孩子看‎,问孩子‎,知不知道这是谁‎。孩子摇摇头‎,家长说‎,这是你的老师啊‎。孩子一脸惊讶‎,啊‎,怎么变样了‎。



人与人之间的理解‎,从来不是什么理所当然的事‎。就算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沟通‎,也未必有什么结果‎。不求理解‎,但求相互包容‎,至少不要彼此敌视‎,就够了‎。剩下的‎,自己消化‎。

汉服想穿就穿‎,何必在乎别人的眼光‎。正统的汉服没法穿去幼儿园‎,那就穿改良版的汉服‎。对襟的短褙子‎,吊带‎、抹胸‎,袖子是中袖‎,露出小臂‎,配一条中等长度的裙子‎,再把头发扎起来‎,不影响照顾孩子‎。当然‎,再怎么混搭‎,再怎么改良‎,形制不能乱‎。上身穿了汉朝的衣服‎,下身绝不能配明朝的裙子‎。

配音也重新拾了起来‎,还是跑龙套‎,还是大妈音‎。亚米想开了‎,自己喜欢的东西‎,为什么要因为看不惯别人的所作所为而放弃‎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‎。我的存在‎,没法让这个圈子变得更好‎,但至少不会让它变得更糟‎。

工作也是如此‎,不求理解‎,至少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‎。

亚米带的上一届班级‎,有个男孩‎,一进幼儿园就哭个不停‎,哭了整整一个学期‎。小班下半学期‎,情绪才渐渐稳定‎。不哭的时候‎,他就一个人坐在那里‎,自言自语‎,或是发出奇怪的声音‎,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‎。他从不和其他小朋友或老师沟通‎,找他说话‎,没什么反应‎。他的眼睛不会看你‎,也不会回答你的问题‎。

和亚米一起带班的老师经验丰富‎,觉得不对‎。小班下半学期结束后‎,她建议男孩的家长带他去医院做个检查‎。中班报名时‎,家长带着孩子来感谢她们‎,说‎,多亏你们提醒‎,我们带他去医院看了‎,医生说是自闭症‎,我们也不懂‎,还以为只是调皮‎。

毕业前‎,男孩与老师之间已经可以有一些简单的交流‎。亚米蹲下来‎,揽着他的肩膀‎,说‎,叫我‎。男孩的眼睛看着别处‎,稚声稚气地说‎,老师‎。亚米听了‎,心里乐滋滋的‎。她知道‎,孩子理解她了‎。


7

晚上回到家‎,亚米和父亲打了个招呼‎,走进卧室‎,把门关好‎,在电脑前坐下‎,戴上耳机‎,打开录音软件‎,对着麦克风开始配音‎。

清了清嗓子‎,静了片刻‎,她模仿大妈音‎,缓缓说道:‎“孩子最近过得怎么样啊‎?孩子喜欢就好‎。这么久了‎,我也怪想他的‎。”



写在后面

想做一个关于玩家的栏目‎,采访一些玩家‎,普普通通的玩家‎,没有耀眼的光环‎,没有戏剧化的人生‎,没有大悲大喜‎,没有大是大非‎。

他们的故事不具有多少新闻价值‎,不算新鲜‎,不算好玩‎,引不起争议‎,也没什么可发人深省的‎,只是一些琐碎的事‎,玩游戏的事‎。

他们只是玩游戏的人‎,可能永远没有机会站在聚光灯下‎,但他们才是游戏行业最重要的组成部分‎。

如果您或您身边的朋友愿意分享自己的经历‎,不妨联系我‎,我愿意代笔‎,把这些故事记下来‎。这是我的邮箱:paul@g-cores.com‎。谢谢‎。

(微信公众号:dagou-home‎,大狗之家‎。谢谢关注)

以上就是《亚米社区_《玩家》第25期:配大妈音的亚米》的全部内容,更多游戏资讯、游戏攻略请关注PT游戏网!

评论区
  • 亦世凡华

    哇靠,健忘3的海报我还以为是波斯王子
  • 空气的歌声^

    每次看到大狗的文章,都感觉是一个灵魂的无数个切面。
  • 0文艺致死0

    喜欢这样的人、这样的事,虽然普普通通,却也真真实实。文笔很朴实,和这样的内容很搭。
  • I will not love

    我觉得嘛亚米也不必要找谁 找元子也挺好
  • 清醒一杯

    说实话轻飘飘得没有质感,不太能显示出庄重厚实的民族性。
  • 青灯佛前。

    一看到亚米这个名字下意识想起之前合作过的那个cv,没想到真的是同一个人哈哈哈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LOL:余霜晒照片竟被央视点名,原因让人沉思,网友:太真实了

哪张脸最致命?蛮王能无敌,金克丝能加速,他直接开启五杀序章

口袋妖怪复刻MEGA火焰鸡强不强?元老级别MEGA实力毋庸置疑!

无尽的探索 《海之乐章2》奇妙冒险乐趣之旅!

王者荣耀:阿轲——猫女皮肤!太有感觉了,这个皮肤很有打击感

王者荣耀:超燃“恶灵骑士”皮肤!史上最霸气的关羽,没有之一